交通行業作為碳排放大戶,履行“雙碳”承諾責無旁貸。作為全球第一大新車生產和消費國,奔赴在碳中和之路上的中國汽車行業具備哪些“碳優勢”和“碳機遇”,又將如何應對隨之而來的“碳壓力”和“碳挑戰”?

R汽車官網資料圖片

R汽車官網資料圖片

隨著氣候變化挑戰形勢日益嚴峻,全球氣候治理進程不斷推進,低碳發展成為全社會經濟、能源和技術轉型的關鍵,碳中和已成為國際共識。目前,全球已有133個國家以不同的形式提出碳中和目標,約占全球碳排放量的72%,占全球經濟總量的85%。

2020年9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鄭重宣布中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峰,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半p碳”行動是應對氣候變暖國際行動的一部分,是我國積極參與全球氣候變化治理的需要,也是我國踐行生態文明、實現美麗中國的重要里程碑。

交通行業作為碳排放大戶,履行“雙碳”承諾責無旁貸。作為全球第一大新車生產和消費國,奔赴在碳中和之路上的中國汽車行業具備哪些“碳優勢”和“碳機遇”,又將如何應對隨之而來的“碳壓力”和“碳挑戰”?

一 我國汽車行業面臨“碳壓力”和“碳挑戰”

IEA(國際能源署)的數據顯示,全球交通行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逐年增加并已成為全球碳排放量第二大的部門,占比達25%。其中,輕型車的碳排放所占交通行業比例為45%。為應對氣候變化,歐美等很多國家和地區通過大力推進汽車的電動化來減少碳排放,也推動了全球電動汽車的迅猛發展。自2010年起,全球電動汽車的保有量呈指數級增長,至2020年底,全球道路上共有685萬輛電動汽車,中國占到58%。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一大電動汽車市場,連續6年產銷量位居第一。中國汽車的電動化進程已成為全球汽車產業電動化轉型的重要驅動力。

盡管我國電動汽車市場規模和增速全球領先,但在通過加快電動化實現減碳脫碳的過程中,仍然面臨嚴峻挑戰。

首先,從全球視角看,涵蓋全生命周期的碳貿易壁壘已經形成。發達國家正全力推進應對氣候變化的標準政策體系建設,試圖在電動化時代建立起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新一輪規則。歐盟設立碳邊境調節機制,即征收碳稅,先期征收范圍包括水泥、電力、化肥、鋼鐵和鋁。未來,歐盟委員會將評估是否進一步擴大產品范圍以及是否納入下游產品和間接排放。此外,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國家也在推進各自的碳邊境調節稅。尤其是《歐洲電池與廢電池法規》針對動力電池增加一系列碳足跡強制性要求,對電動車的強制碳排放管理要求更加明確。在此背景下,中國汽車產品“走出去”將面臨更大的碳排放壓力與挑戰。

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從汽車全生命周期維度關注碳排放,實現科學有效降碳脫碳,漸成國際趨勢。近幾年,國際上汽車碳排放標準研究的重點正逐漸過渡到全生命周期。包括戴姆勒、大眾、寶馬、沃爾沃、豐田和日產等跨國車企對外發布的碳中和時間表,都對供應鏈以及產品全生命周期設定了相對明確的碳排放管理目標。

其次,相較于國外,我國汽車行業的碳排放具有總量增長快、全產業鏈帶動性強和單車碳強度高等重要特征。汽車行業碳排放與經濟增長尚未脫鉤,汽車業已成為當前我國碳排放增長最快的領域之一。作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制造國,我國新車產銷量連續12年居全球首位。2020年我國汽車保有量已達2.81億輛,當年產銷量分別為2522.5萬輛和2531.1萬輛。2019年道路直接二氧化碳排放近8億噸,占我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8%左右。

同時,作為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汽車業具有產業鏈長、輻射面寬、帶動性強的特點。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我國汽車制造業整體營收8.08萬億元,按照對上下游1∶5的帶動倍數計算,將間接帶動約40萬億元產值規模的龐大上下游產業。汽車行業碳中和的實現,將成為推動上下游產業鏈碳中和的重要抓手。

第三,涵蓋汽車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管理政策有待建立和完善。在國家和各地方新能源汽車相關法規標準、直接和間接激勵政策的強力推動下,我國電動車在過去十幾年間取得了飛躍式發展,2020年電動車保有量約400萬輛。隨著電動化的發展,汽車碳排放也發生了變化,逐步由使用環節向全產業鏈轉移,車輛自身生產制造及上游零部件供應商生產相關的碳排放變得愈加重要。目前,國內汽車行業已建立了以燃料消耗和污染物排放為監管對象的標準體系,這些標準雖然體現了一定的間接管理碳排放的作用,但較之于涵蓋汽車全生命周期碳排放管理政策的減碳效果有待進一步論證。

因此,下一步,我國在通過推進電動化實現汽車道路行駛過程脫碳的同時,也要兼顧汽車產業鏈上下游的全面脫碳,推動汽車產業邁向全生命周期凈零排放。對此,我國應加緊制定基于全生命周期的汽車碳排放管理措施,進一步推動中國汽車的全面電動化。

二 我國純電動汽車的“碳優勢”和“碳潛力”

在全面電動化助力汽車行業減碳脫碳的背景下,我國純電動車生命周期的碳減排優勢有多大?未來將對汽車全產業鏈的引領作用有多強?對汽車行業實現“雙碳”目標有怎樣的貢獻?日前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汽車低碳行動計劃報告(2021)》(以下簡稱《報告》),公布了我國2020年在售乘用車的全生命周期碳排放量,揭示了現在和未來中國純電動車生命周期碳減排優勢,并預測純電動車對于汽車行業碳排放達峰的貢獻。

觀點一:相比于其他燃料類型,純電動車的生命周期碳減排優勢最大,且未來的減排優勢將更明顯。

經《報告》測算,2020年汽油車生命周期碳排放量為241.9gCO2e/km,純電動車生命周期碳排放量為146.5gCO2e/km,碳減排效益為39%。根據預測結果,在2035年全面電動化情景下,2025年純電動車減排效益為55%;2030年純電動車減排效益為71%;2050年純電動車減排效益為85%;時間推進到2060年,汽油車生命周期碳排放量為154.0gCO2e/km,純電動車生命周期碳排放量為14.6gCO2e/km,減排效益為91%。2020~2060年,純電動車相較于汽油車的生命周期減排潛力將由39%增加到91%。

因此,在單車層面上,相較于傳統能源車,純電動汽車具有明顯的生命周期減排優勢。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其生命周期減排潛力會進一步加大。純電動車的碳排放下降通道最寬、幅度最明顯(2050年為83%,2060年為90%),傳統能源車碳排降幅有限并將在2050年后鎖定在40%左右。

觀點二:未來,隨著電網清潔化、使用能效提升等利好因素的綜合作用,純電動車單車的碳排放將大幅降低。

能源產業優化與汽車技術升級,為汽車產業實現碳中和提供支撐。隨著能源產業的結構優化,電網清潔化的程度加大,清潔能源的應用是汽車產業全生命周期脫碳的重要保障。此外,純電動汽車低碳技術研發及應用,也將為汽車產業的全生命周期脫碳提供強有力的技術支撐。

以純電動車為例,一方面,加快電網清潔化轉型、推動電動車使用能效提升,更能激活純電動車的減排潛力;另一方面,材料效率提升、電池碳排放降低的貢獻也不容忽視。根據預測,在全面電動化場景下,2050年純電動車生命周期碳減排潛力中,減排貢獻最大的因素為電網清潔化,貢獻率為28%;其次為使用能效(由車輛電能消耗量的降低而帶來的減排效應),貢獻率為24%,兩者共同作用于純電動車燃料周期的碳減排;材料效率(材料用能結構和循環材料使用比例)貢獻率為15%,動力蓄電池(生產能耗降低而產生的減排效應)貢獻率為10%。

觀點三:加快全面電動化進程可降低汽車行業碳排放的峰值,縮短達峰時間。

總量層面上,隨著車輛電動化程度提升,乘用車車隊生命周期碳排放達峰期提前,且峰值下降明顯。根據預測,隨著電動化程度加深,基準情景下碳達峰時間為2028年,碳排放峰值為8.1億噸CO2e;2040年全面電動化情景下,碳達峰時間為2027年,碳排放峰值為7.9億噸CO2e;2035年全面電動化情景下,碳達峰時間為2025年,比基準情景提前3年,碳排放峰值為7.4億噸CO2e,較基準情景降低9%。至2060年,基準情景碳排放總量為2.2億噸CO2e;2040年全面電動化情景下,碳排放總量為1.6億噸CO2e,較基準情景降低27%;2035年全面電動化情景下,碳排放總量為0.9億噸CO2e,較基準情景降低59%。

全面電動化是汽車產業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途徑。一方面,全面電動化將助力汽車產業轉型升級,倒逼和牽引汽車行業乃至整個產業鏈的碳中和;另一方面,在汽車產業碳達峰、碳中和的大環境下,也必將催生以電動化為主的汽車產業發展新生態,二者相輔相成,共同推動我國從汽車大國發展為汽車強國。

三 政策建議:搭建政策標準體系和監管服務平臺

推進全面電動化帶動全產業鏈向碳中和邁進,首先要建立健全汽車碳排放政策標準法規體系。

相關政策標準法規的缺位使政府、行業機構、企業在開展碳排放管理工作時無章可循、無據可依,制約了汽車行業碳排放有效管理。建立健全汽車碳排放政策標準法規體系,是實施汽車碳排放管理的基礎。建議以汽車行業基礎通用標準為切入點,逐步建立包括汽車全產業鏈產品、汽車行業碳減排項目、汽車企業等層面的核算量化標準、監測評價標準和減排路徑標準在內的碳排放政策標準法規體系,為國家實施碳排放管理政策提供標準支撐,也為企業加強碳排放管理能力建設提供依據。

其次,加強培育建立碳排放管理行業服務平臺。

汽車行業產業鏈長、輻射面寬、帶動性強,需要立足于全生命周期及產業鏈的全局實施碳減排,但目前汽車全產業鏈的數據體系尚不健全,信息的收集和流通均存在較大困難。碳排放數據是政策制定、企業規劃的重要基礎,這些數據分布在產業鏈的各環節,信息復雜、利益方多,亟需一個統一的行業公共服務平臺,對汽車零部件、材料供應鏈中的各個環節和各級產品的碳排放數據進行信息化管理,以實現碳排放數據體量的快速增長,率先使我國建立較為初步完整的碳排放數據體系。

第三,推進汽車全生命周期碳排放的信息披露。

《環境信息依法披露制度改革方案》指出,環境信息依法披露是重要的企業環境管理制度,在“放管服”背景下,信息披露將成為行業管理的重要方式之一,有利于推進政府、企業、社會公眾等協同作為,提升效率和公信力。為此,在建立健全汽車行業碳排放管理體系中,可優先研究發布汽車全生命周期碳排放信息公示管理制度,引導汽車企業開展碳排放信息收集與核算,并通過相關網站向社會公開汽車產品碳足跡情況,引導社會優勢資源向低碳產品傾斜,推動汽車企業開發低碳產品,加快實現綠色低碳轉型。

第四,促進汽車行業上下游的聯動與系統集成。

實現汽車行業的“雙碳”目標,必須與其他相關產業及領域建立協同合作、融合互動的產業生態。從汽車產業內部來看,必須通過產業鏈上下游的聯動來實現產品全生命周期的降碳脫碳。尤其是加強供應鏈減碳和資源再生回收利用環節減碳,前者將從源頭解決上游產業鏈的碳排放問題,后者能提升材料的回收與再利用效率,促進循環經濟發展。從產業外部來看,隨著行業全面電動化的提升,汽車行業與電力行業的深度融合勢在必行。一方面,清潔能源的應用是汽車產業全生命周期脫碳的重要保障;另一方面,純電動汽車保有量的持續快速增長,將形成大規模的分布式儲能系統,是消納清潔低碳電力的重要手段,二者相輔相成,真正實現產業間相融、相生,協同發展。

(作者吳志新,系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新能源車
電動化
吳志新